Copy
Working with everyone to advance human rights in business.
View this email in your browser

企业法律责任通讯24期,20179


欢迎访问我们的季刊《企业法律责任通讯》。该通讯每个季度都聚焦一个特定的主题,跟踪企业法律责任领域的最新发展。本中心企业法律责任门户网站(Corporate Legal Accountability)用客观简洁的信息,覆盖世界各地有关企业活动负面影响的法律诉讼。
 
本期通讯及过刊有英语中文法语德语俄语西班牙语六种版本。

本期聚焦:公司发起的旨在让问责倡导者噤声的诉讼 :


假设你是一名律师,在一所大学从事法律工作并担任诉讼代理人,然而,时隔不久就收到通知,你已被起诉涉嫌诽谤。这正是南非环境权利中心(Centre for Environment Rights,CER)律师的经历。2017年1月,在开普敦大学的一次发言中,两名环境权利中心的律师特蕾茜·戴维斯(Tracey Davies)和克里斯蒂娜·雷德尔(Christine Reddell)表示,矿砂资源公司(Mineral Sand Resources,MSR)建议开采Xolobeni的砂丘将“对环境造成毁灭性的影响”。5月,她们收到通知,矿砂资源公司(澳大利亚矿业商品公司的南非子公司)正以诽谤罪起诉她们和另一名当地的社区活动家德瓦恩·克卢蒂(Davine Cloete)。环境权利中心表示,这是一起针对公众参与的策略性诉讼(Strategic Lawsuit against Public Participation,SLAPP)“这条信息是给那些认为可以用诉讼和其他恐吓手段让活动家噤声的企业的……我们会反击,我们将继续调查企业的违法行为,我们将争取合作方的支持,但最重要的是,我们不会噤声。”

针对公众参与的策略性诉讼常被公司用来威胁那些寻求参与公益活动的人士(当地社区成员、工会成员、记者、非政府组织成员、律师和举报人),通过昂贵的诉讼程序让他们放弃原有的批评或反对意见,达到让他们噤声的目的。在大多数情况下,此类诉讼不会达到预期的效果。但是,即使是要求侵犯人权行为的受害者、非政府组织、记者和其他活动家进行辩护,也会对公民空间构成威胁,阻止受害者获得司法公正。非政府组织Sherpa曾因法国建筑公司万喜集团(Vinci)涉嫌在卡塔尔的建筑工地使用强迫劳动而对其发起了诉讼,万喜集团现以诽谤为由,对Sherpa提起诉讼。据Sherpa所说,针对公众参与的策略性诉讼的数量有所增加,公司提出的损害赔偿金的总额也是如此,远远超出了被诉对象的支付能力。Sherpa还表示,鉴于这些诉讼带来的财政风险,一些组织将实施自我审查,而这将威胁到言论自由。

在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都出现了针对公众参与的策略性诉讼,在此仅例举一些最近的案例。在泰国,天然水果公司(Natural Fruit)以诽谤为由起诉英国劳工权利活动家和研究员安迪·霍尔(Andy Hall),他此前对该公司工厂虐待劳工情况的报道曾引起了广泛的关注。Thammakaset公司在泰国也以诽谤为由起诉部分工人。这些工人曾就该公司涉嫌在家禽农场使用强迫劳动和虐待劳工对其提起了诉讼。根据泰国法律,诽谤是刑事犯罪,可判处监禁。在洪都拉斯,能源公司DESA(Desarrollos Energéticos)对倡导女性权利的非政府组织Centro de Estudios de la Mujer的成员Suyapa Martínez提起刑事诽谤诉讼。她曾公开宣称,DESA因活动人士Berta Cáceres反对该公司修筑大坝的项目而参与了谋杀她的计划。DESA公司对Suyapa Martínez的诉讼现已被驳回。去年在加拿大,一名法官明确表示,塔塞科矿业公司(Taseko Mines)对加拿大西部荒野委员会(Western Canada Wilderness Committee)发起的诽谤诉讼是针对公众参与的策略性诉讼,“试图利用诉讼程序压制关注重要公共利益的批评人士的言论……通过诽谤诉讼,寻求惩罚性赔偿可以让批评者噤声。”该诉讼已被驳回,但塔塞科矿业公司正在上诉,并否认它试图让批评人士噤声。
 
美国也出现了公司起诉公开批评其经营活动的倡导者的案例。由于脱口秀主持人约翰·奥利弗(John Oliver)在节目中批评穆雷能源公司(Murray Energy)的煤矿安全措施和列举公司犹他州的煤矿坍塌事故,该公司及其首席执行官罗伯特·穆雷(Robert Murray)对奥利弗提起诉讼。美国公民自由联盟(American Civil Liberties Union)在支持奥利弗的法庭之友意见书中称该诉讼“荒谬”;其他法律专家将该诉讼称为“无意义的”和“恶意的”诉讼。在另一起诉讼中,达科塔石油管道计划(Dakota Access Pipeline)背后的开发商能源传输伙伴公司(Energy Transfer)起诉绿色和平组织、银行监察(Banktrack)、地球第一!(Earth First!)和其他组织涉嫌非法勾结,指控他们“编造和传播有关能源传输伙伴公司和达科塔石油管道计划的虚假和误导性信息”,给石油管道项目造成了“数十亿美元的损失”。
 
针对这些诉讼攻击,一些企业问责倡导者决定继续斗争下去,并对这些公司提起反诉。2017年5月底,安迪·霍尔对天然水果公司提出反诉。霍尔,“我受到鼓舞,为移民工人发起了这些诉讼。我会继续在泰国支持他们。在我被刑事定罪后,很多泰国的工人和维权人士,甚至包括一些世界其他地方的工人和维权人士告诉我,他们犹豫不决……由于害怕受到负面影响,不知是否应该全面的举报侵权行为。当务之急是确保两类刑事诉讼不挤压侵权行为受害者、被剥削工人和人权捍卫者的空间,让他们有信心说出企业和国家的违法行为。”霍尔有国际社会的支持,然而地方层面的大多数倡导者却没有这样的支持,这使得他们面临更大的困难,也更容易受到攻击。在危地马拉推动社区参与和尊重土著人集体权利的非政府组织CALAS (Centro de Acción Legal Ambiental y Social) 也被公司起诉诽谤。为了确保人权捍卫者获得司法公正,CALAS决定起诉这些公司,如Repsa公司(涉及生态灭绝)和Minería de Guatemala公司。这两家公司的采矿证因环境犯罪而被暂时取消。

近年来有关针对公众参与的策略性诉讼日益增多的报道加深了公众对这个问题认识,也迫使政府采取行动。一些政府已经采取了积极行动。澳大利亚首都领地、加拿大安大略省和美国加州都通过了“反针对公众参与的策略性诉讼法案”,以确保公众能够自由地参与公共讨论,无需害怕受到报复。非政府组织正在推动类似的法案在其他国家(如南非法国)获得通过,但直到目前为止,欧洲尚无准备就绪的法律草案。政府可以采取其他措施来防止法院被用于起诉企业问责倡导人士,如将诽谤行为非罪化。一些国际组织(如非洲人权和人民权利委员会联合国言论自由权问题特别报告员)和前沿的非政府组织(如第十九条国际法学家委员会)支持这种做法。最近的一份由法国政府委托有关专家撰写的报告就针对公众参与的策略性诉讼向政府提出了若干建议,其中包括对妨碍被告言论自由的起诉行为处以最高1.5万欧元的民事罚款,对在研究活动中表达学术观点进行恶意起诉的最高可判处7年监禁和37.5万欧元的罚款。

同时,公司也可以支持受诉讼骚扰的人权捍卫者,防止公民空间的萎缩。在安迪·霍尔被控诽谤一案中,2016年,从天然水果公司进货的芬兰S集团(S Group)在审判中作出了有利于霍尔的证词。该公司解释这一决定时说:“作为一家尽责的公司,我们决定出庭作证,因为S集团是该案涉及的价值链中的一环……有一个正常运转的公民社会也符合公司的利益。”
法律事件

案例简介

埃尼集团诉讼案(有关尼日尔三角洲的原油泄露):5月,一个尼日尔社区在意大利就2010年尼日尔三角洲的一次原油泄漏事故向埃尼集团(Eni)发起诉讼。该社区声称,原油泄露使他们失去了生活来源;他们要求埃尼集团清理泄漏的原油,并赔偿他们的损失。泄漏的原油管道由埃尼集团的子公司尼日利亚阿吉普石油公司(Nigerian Agip Oil Company)负责管理。埃尼集团否认有违法行为,并指出尼日利亚当局对阿吉普石油公司的清理工作是满意的。关于该诉讼的首次听证定于12月举行。

穆雷能源公司诉讼案(诉约翰·奥利弗案,关于美国的电视短片):6月21日,穆雷能源公司(Murray Energy)及其首席执行官罗伯特·穆雷(Robert Murray)在美国就涉嫌诽谤对脱口秀主持人约翰·奥利弗(John Oliver)、HBO、时代华纳集团和“上周今夜秀”(Last Week Tonight)节目的编剧提起诉讼。他们诉称,通过在节目中批评穆雷公司的煤矿安全措施,并例举该公司在犹他州的一次煤矿坍塌事故造成九人死亡,奥利弗及其节目团队“实施了精心策划的对罗伯特·穆雷先生的品格以及穆雷公司声誉的诋毁行为”。

万喜集团诉讼案(有关卡塔尔的强迫劳动):2015年3月,非政府组织Sherpa在法国对万喜集团(Vinci)及其卡塔尔子公司QDVC的经理提出诉讼,指控他们涉嫌在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场馆修建的工地使用强迫劳动和奴役劳工。万喜集团否认了这些指控。同年4月,检察官办公室对这些指控进行了初步调查,目前案件还在进一步调查之中。万喜集团在2015年3月和5月两次起诉Sherpa,指控该机构诽谤和破坏无罪推定原则。前一起诉讼还在审理之中,而后一起已于2017年6月被驳回。
 

案件最新进展

前阿布格莱布监狱犯人诉CACI和提塔公司案(L-3):6月,美国法院判决继续受理伊拉克阿布格莱布监狱虐囚事件受害人对CACI公司发起的诉讼。

安维尔矿业公司诉讼案(有关参与民主刚果境内的基卢瓦屠杀):6月,非洲人权和人民权利委员会(African Commission on Human and People’s Rights)严厉斥责安维尔矿业公司(Anvil Mining)涉嫌参与2004年的杀害平民事件,并敦促政府重启针对该公司的刑事调查。

阿拉伯银行诉讼案(有关资助以色列境内的恐怖袭击):6月,公民社会组织向美国最高法院递交了一份法庭之友意见书,对受害者的家庭和恐怖袭击的幸存者表示支持。最高法院将在今年秋季决定《外国人侵权法》是否适用于公司。

丰年集团和Thammakaset公司诉讼案(有关在泰国剥削移民工人):作为对工人提起诉讼的回应,Thammakaset家禽养殖公司的所有人在2016年10月起诉工人和劳工权利活动家安迪·霍尔涉嫌诽谤。2017年8月,廊曼法院(Don Muang Court)正式审理该公司提起的刑事诽谤诉讼。
 
澳大利亚必和必拓公司和巴西淡水河谷公司诉讼案(有关巴西境内大坝决堤):2017年7月,巴西联邦法院中止审理涉及21名被告(包括必和必拓、淡水河谷和萨马科三家公司的高管)的刑事案件。他们因大坝决堤造成19人死亡而被起诉。

金吉达公司诉讼案(有关参与哥伦比亚的法外处决):5月,一些律师和非政府组织请求国际刑事法院的检察官调查该公司官员涉嫌参与准军事组织实施的危害人类罪的行为,并将该调查作为国际刑事法院目前在哥伦比亚进行的审查活动的一部分。

德阳集团诉讼案(有关在哥伦比亚和厄瓜多尔喷洒化学制剂):4月,美国联邦法院陪审团在首次“试审判”中裁定,由于执行化学制剂喷洒任务的政府飞行员不由德阳集团(Dyncorp)控制,所以该集团不应承担损害赔偿。但陪审团也判决,德阳集团对其分包商的后几次喷洒飞行任务承担责任。这可能与其他原告在未来提起的诉讼相关。

国际金融公司诉讼案(有关资助印度的燃煤电站):6月,美国上诉法院判决国际金融公司享有“绝对豁免权”,受该公司项目侵害的社区不能对其提起诉讼。7月,当事社区请求上诉法院进行全院庭审,审查先前的豁免权判决。

枪支行业诉讼案(有关美国桑迪胡克小学枪击案):5月,雷明顿和大毒蛇武器公司(Remington and Bushmaster)请求康涅狄格州最高法院驳回诉讼,指出只有出售涉案枪支的武器店应就“过失委托”而被起诉。

壳牌公司诉讼案(有关尼日利亚——基奥贝勒和维瓦):6月,基奥贝勒(Esther Kiobel)和其他三名妇女在荷兰对壳牌公司提起民事诉讼。她们诉称,该公司在1995年参与杀害她们的丈夫,他们是“Ogoni 9”组织的积极分子,就原油污染问题向壳牌公司和尼日利亚政府提出过抗议。壳牌公司否认处决行动与其有任何牵连。
 
塔霍伊资源公司诉讼案(有关危地马拉矿场枪击):6月,加拿大最高法院拒绝听取该公司就不列颠哥伦比亚省上诉法院判决对本案拥有管辖权而提出的上诉。诉讼将继续进行。由于塔霍伊资源公司(Tahoe Resources)被诉没有与土著社区进行磋商,危地马拉最高法院在7月暂时吊销该公司的采矿许可证,等待该诉讼的判决结果。

德士古/谢夫隆石油公司诉讼案(有关厄瓜多尔原油污染):4月,受影响社区的法律事务代理人请求美国最高法院审查下级法院涉嫌非法勾结而作出的判决,即禁止在美国执行厄瓜多尔法院判决该公司支付的90亿美元赔偿。6月,最高法院决定拒绝听取该诉讼。在加拿大,当事社区提出的强制执行赔偿的听证定于10月举行。
新翻译的文章

阿拉伯语

قضية فينشي (المتعلقة بفرض العمل القسري في قطر) [万喜集团诉讼案(有关卡塔尔的强迫劳动)]
 

法语

Procès contre Vinci (concernant le travail forcé au Qatar) [万喜集团诉讼案(有关卡塔尔的强迫劳动)]
新博客文章
问责公司为什么变得越来越难(和越来越危险),Ciara Dowd 和Elodie Aba,企业责任资源中心,2017年5月 如果您有意发表有关企业法律责任的客座文章,请联系我们
其他新闻

企业责任资源中心

 
创造范式转移:改善企业侵犯人权救助措施的法律解决方案,大赦国际和企业责任资源中心,2017年9月4日

新增的企业问责领域从业律师访谈
公司起诉企业问责活动人士案例的新专栏

访谈视频:安迪·霍尔谈反诉天然水果公司和泰国当局,2017年6月

企业有罪不罚现象司空见惯,为受害者提供的救济却寥寥无几——企业法律责任年度简报,2017年4月


前沿专家和组织的报告、文章和指南


与潮流抗争:南方国家的人权与环境正义,Dejusticia,2017年8月23日

工商企业与人权:律师手册,国际律师协会,2017年7月

2017年公民社会现状报告,全球公民社会组织,2017年6月
工商企业与人权:拉丁美洲的反思 [Los derechos humanos y las empresas: reflexiones desde América Latina],美洲人权研究所(Instituto Interamericano de Derechos Humanos),2017年5月(仅有西班牙语版本)
  • 文章涉及墨西哥的工商企业与人权诉讼判决,公司合谋的概念与阿根廷的跨国司法正义,以及公司为环境犯罪承担责任等主题
联合国特别报告员马伊纳·吉埃(Maina Kiai)发布和平集会和结社自由在线(FOAA Online)!——一个汇集了与和平集会和结社自由权利问题相关的法律争论的网站,2017年4月28日

战略诉讼的影响:土著人民的土地权利,开放社会司法倡议(Open Society Justice Initiative),2017年4月24日

要阻止严酷无情的气候变化,我们必须赋能那些面临最大威胁的人,Vivek Maru和Namati,Wired杂志(美国),2017年4月21日
  • 将对当地社区进行法律赋能作为一项工具,应对公司造成的气候变化和环境危害
加强欧盟工商企业与人权领域的获得救济,欧盟基本权利署(European Union Agency for Fundamental Rights),2017年4月10日

国际人权诉讼:法官指南,David Nersessian,巴布森学院,2016年12月


活动

 
2017年联合国工商企业与人权论坛——获得救济的实现(11月27-29日)


特朗普和英国脱欧之下的商业与人权,Matrix Chambers, Leigh Day, 企业责任资源中心,2017年7月11日
  • 播客:讨论在美国和英国的商业与人权诉讼,包括相关之障碍,机会和最新趋势

视频:有关工商企业与人权外交层面切实可行条约的构成要素,企业责任资源中心、圣母大学、英国国际法及比较法研究中心和埃塞克斯大学,2017年5月16日
如果您希望为下期《企业法律责任通讯》提交材料,向我们提出意见或建议,订阅或取消订阅,请联系chow[at]business-humanrights.org
Facebook
Facebook
Twitter
Twitter
Email
Email
YouTube
YouTube
声明:
企业责任中心及其合作伙伴对链接资料中各评论员、组织和公司所表达的各种观点不持立场。与任何数据库一样,我们无法保证我们所提供的所有文章和报告的事实准确性。
Copyright © 2017 Business & Human Rights Resource Centre, All rights reserved.


unsubscribe from this list    update subscription preferen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