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py
明報 - 星期日生活 24 / 2 / 2013
View this email in your browser

明報 - 星期日生活

看聲音 聽身心

【明報專訊】隕石襲地球,以為只是Sci-Fi電影橋段?
人類所知是那樣小,渺茫一生,營營役役追求功名利祿,其實只要宇宙隨便扔下一顆石頭,一切已經玩完。
世事無常,我們能夠把握什麼?以為到了2012會迎來末日,可以趁早埋單,可惜太陽照舊升起。唯有整頓步伐,重新開始,思考人生為何要來這一趟。
如果你沒有宗教信仰,未曾面臨人生重大問題如生老病死,大概睬我都傻,誰耐煩思考沒有答案的難題?
但既然我們存在,有肉身又有思想,總要面對自己的身心靈。
或許你一聽身心靈便抗拒,以為是什麼新紀元思想神化萬分,然而健康你總關心吧?
與曾文通對談,你會了解,身心靈的能量,直接得很。
只要調整好頻率,與自然合一,病痛自會遠離。
而這些都可以依靠一些聲音做到。

身體
水知道答案

日本醫學博士江本勝寫的一系列著作,叫《水知道答案》。內容是他在拍攝和觀察水結晶期間,逐漸發現水具有複製、記憶、感受和傳達資訊的能力。簡單說明,他的實驗是若桌上裝有兩杯水,他對着其中一杯說我愛你,對另一杯說髒話,發現前者拍下來的水晶,結構對稱完整,優美如花;後者,則完全不能結晶,甚至扭曲醜陋。不少科學家批評他的實驗過分浪漫,不切實際,但事實說明,自然間的奧妙的確存在。

聲音振頻療癒
人的身體,有百分之七十由水構成,我們是否也能做類似的事?曾文通擅長的聲音療癒(Sound Healing)及振頻療癒(Vibrational Healing),嘗試從這方面入手,運用一些發聲工具如音叉、西藏頌鉢,透過振頻及能量活動,讓人們的靈魂、精神、情緒和身體能夠得到平衡。他同時鑽研各種自然療癒方法,開創柯帕瑪瑪allapamama healing circle,推廣並教授這些看似神秘,實則直接的技巧,更是一些心法。

氣流
先少林太極 後自然療法

文通本從事舞台美術工作十多年,對自然療法產生興趣,有多方面誘因:「我一直對身體好敏感,讀書時接觸舞蹈,運用身體,後來累積了一些運用身體的經驗,如學少林功夫、太極、 瑜伽,都很有感覺。」以前他只覺得功夫有型,跟師父學少林,後來跟師公習太極,早期並沒太深入接觸道家思想,「師公教太極的方式是模仿,要到很後期,才體驗到氣的流動,這與之後學的自然療法有關,因為這就是靈氣」。文通的太極經驗,更讓他身體直接得益,「我當時膝蓋一邊有骨刺,全世界都話無得醫」。他光顧西醫物理治療,療程十二次,去到第四、五次,他便放棄:「不是錢的問題,是根本沒用,我從一本台灣書知道,可用水療法,以冷、熱水交替冲患處,加上打太極,好短時間之內就治好。」
不麻木相信西醫,亦與他家庭背景有關:「爸爸是藥材舖掌櫃,熟悉藥材,我常常喝藥材湯,家中亦充斥着中藥味,從少得到好多相關資料。」至於瑜伽,是他在志蓮淨苑報禪修班時所接觸的。

兩套系統探索身體
林林種種探索身體的方法,都有深厚文化在背後,牽涉不同哲理,如太極來自道家,瑜伽有印度教背景,深深吸引文通鑽研:「身體可以幫助你理解truth(真相),這兩套系統都有absolute truth支撐(絕對真相),最後令你明白,為何你會存在。」說白一點,「我們其實到最後都會煙消雲散,這是透過身體去理解的定理。」
而當了解到這一真理,繼續修行或走人生的路時,文通發現自己有不一樣的心情和態度:「包括對物質的追求,已經不再執著,不再需要了。」追求物慾,得到愈多,失去的同時愈多,不少城市人都親身經歷着各種精神壓力。「它會不停吸收你的能量,將你的意識拉到很底,我們今世所經歷的,其實在整個靈魂的旅程裏好短暫,接着還要有很多經歷,無止境。」佛教會形容輪迴為意識的河流,如何令這河流變得明澄,是修行之人念念在茲的。

覺知
思想被誰操控?

文通臉色祥和,嘴角時常帶笑,較其他人清醒,只因他有一種覺知:「大部分人都被外界的物質、思想、組織操控着,說到底,是商家。」有沒有想過?為什麼我們每日都要搭地鐵?要用某些物件?「其實沒必要用,但我們的意識被廣告或身邊的人影響:你一定要咁做,不能用自己的方法生存,要跟主流那一套。」沒了覺知和個性,令我們對所有事物不再敏感,「像你去到大自然,不會用感覺,因為你上到山,仍然睇手機上網,斷掉了與大自然的聯繫,其實大部分的占卜或信息,有關未來過去的,如何了解自己的身體情况,都是透過大自然所知道,一棵樹、一片雲、一座山,都會告訴你。」

道理簡單
這就像從前的人看望天空,會知道何時下雨,而文通認為,去了解身體,便要提升這種感應,多與大自然接觸和連繫。「道理簡單到不行了,小朋友都會懂,例如觸碰怕羞草,草會郁,已經是建立了一個連繫。」可惜我們都不喜歡太簡單的東西,「寧願好多理論和分析,令事情變得複雜。過去一百年,都是理性思維操控着我們的意識,如攻佔其他地方,打仗,是屬於男性能量的,這種能量也需要,但不應過剩。」欠缺了女性力量的平衡,社會不再和諧,而一個失衡的系統,不論是社會或身體,只會帶來病痛。
「身體的毛病,大部分來自情緒與精神壓力,我夠膽講是99%,為何傳染病,有些人不會感染到?免疫力?免疫力為何差?因為情緒或壓力。」

病痛
來自失衡情緒

文通指出,病痛,其實是要提醒我們去面對某些情緒:「可能是以前未處理的事,童年的恐懼、壓抑等,所有病都是一種信息,因此我們不應怪罪於那個病,當你不停deny(否認),就會積聚下次,重新病過。」的確,每當有病而翌日要上班,我們都會怪責自己,將生病形容為打敗仗,病也病得自責。
「其實大家都知,疲勞過度就會感冒,就算你未食藥,都會想瞓覺,因為平日負荷太多,身體要讓你休息。」如此推演,每種病痛,都可對應一些生命議題,可惜我們從不尋找答案,只想盡快將病醫好:「這並不是根治的最好辦法,只要靜下來思考,會知道源頭,而避免造成更多壓力。」如擔心醫藥費,為家人帶來負擔,種種自我審判,只會加重病情。

固本培元才是王道
文通比喻:「病就好像你家裏有隻蟑螂,其實可以跟牠溝通,讓牠留下來,但一般的方法是要殺死牠,認為無蟑螂的才是完美的家。」這不禁令人聯想到,西方醫學慣於施行切除手術,文通笑說:「切掉四肢還好,如果你架車缺了一個轆,根本沒辦法行走,要是爆胎的話,尚有辦法搞,所以切除內臟,真的要慎重考慮。」
不想身體有事,固本培元才是王道,相比拚命吃垃圾食物卻同時吞進維他命、冬蟲夏蟲、靈芝孢子,先處理好情緒、精神,令自己沒有壓力,自然能享受健康人生。
文通的療癒方法,即使使用工具,也是試着從大自然中尋找力量,「原理好簡單,是共鳴,當身體記載了一些不好的頻率便會失衡,可以透過好的頻率,將次調整」。文通告訴我,一些實驗證實,把兩個大笨鐘放在同一房間內,本來擺動方向不一樣的鐘,隔了一晚,會自動產生共鳴,「變得同步,行返一個好的方向。」

聲音
調整身體頻率

而聲音,正正是最原始的一種調整頻率的方式。
「你聽一首貝多芬,會好舒服,音樂可帶你進入一個狀態,但聲音與音樂不一樣。頻率是音樂最原本的面貌,只有單音,減卻了旋律。旋律是人做的,古代的頻率卻是從大地而來(如西藏頌砵,以銅製造),那些物質都來自大地,所以最有效、最純粹。」即使沒有西藏頌砵或音叉,不懂任何方式,也能得到這種效果:「你可以坐在瀑布邊,瀑布的聲音動聽,但沒有旋律,相對簡單,不停重複,好像幫你洗滌內在一樣。」還有蟬和雀鳥的聲音,「不僅低頻,又長久。其實大部分大自然的頻率,都可幫助我們調整,沒有了這些聲音,地球不會像現今的樣子」。而頻率比聲音另一厲害之處是:「它不光從耳朵進入,是與整個身體產生共振,滲透了皮膚、毛孔、所有器官,甚至血液,與身體的水分產生共鳴。」每當病患(文通情願稱他們為個案)摸上文通的門,他便會為這些遠離自然萬籟的人,敲出不同頻率,助他們調整體內頻率,重拾身體平衡。
令失眠的人得安眠,月事不順的人立即暢順,有些人甚至將一直壓抑的情緒,統統哭出來。
你或許正懷疑,這些都可能嗎?
「我們常常覺得很多事情不可能,因為仍在用人的思維思考。而人的思維,容易被操控,好多人都覺得我們不應該冥想打坐,太天馬行空,科學不能解釋,其實另一些層面、境界的確存在。」
即使不想通達宇宙,至少能夠連繫內心較寧靜安然的一處。
這一道門,你可以開,也可以視而不見。
一如雀鳥每天都在樹上歌唱,當我們沒有覺知,便不會聽到,如此美妙歌聲。
 
文、圖 饒雙宜
編輯 蔡曉彤
sundayworkshop@mingpao.com
fb﹕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Copyright © 2013 Allpamam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