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py
Working with everyone to advance human rights in business.
View this email in your browser

企业法律责任通讯 - 28期,20189 


欢迎访问我们的季刊《企业法律责任通讯》。该通讯每个季度都聚焦一个特定的主题,跟踪企业法律责任领域的最新发展。本中心企业法律责任门户网站( Corporate Legal Accountability)用客观简洁的信息,覆盖世界各地有关企业活动负面影响的法律诉讼。
 
本期通讯及过刊有英语中文法语德语俄语西班牙语六种版本。

本期聚焦: 盘点:母公司为域外侵权行为承担责任


跨国公司——由在某国(母国)的一家母公司(有控股权)和在世界范围运营的多家子公司组成——在全球经济中占主导地位。众所周知,他们的经营活动,尤其是在子公司的经营所在国(东道国),带来了一系列负面的人权和环境影响。受经营活动影响的社区和个人常在艰难地寻求让跨国公司承担责任并获得补救。然而,如近期的判例所示,此举绝非易事,原告在寻求补救时面临着一系列法律和实际的障碍。

组成跨国公司的每一个实体通常作为一个独立的法人存在,仅受设立所在国法律的管辖。绝大多数情况下,很多总部位于北方发达国家的跨国公司,其子公司则在立法宽松,劳工和环境标准较低,管理薄弱和/或腐败盛行的发展中国家运营。由于缺失正当程序和司法独立以及执法不力,受子公司侵犯人权行为侵害的东道国受害者在寻求司法补救时可能会受到极大的限制。

由于这些障碍,受害者往往发现自己不得不在外国法院寻求司法公正——通常法院所在国正是母公司所在国,母公司在此对其子公司的运营进行全球管理。将母公司及其海外子公司一同锁定为目标可能有利于企业侵害行为的受害者。

与子公司相比,母公司可动用更多的资产对被控造成的损害进行补救,并向受害者提供真正意义上的赔偿。另一方面,法庭能更好地对受其管辖的母公司执行判决。然而,对原告而言,让外国法院确认其对域外侵权行为的管辖权却是一项艰巨的任务。

确立管辖权方面的挑战

在普通法法系国家,如果法院认为另一国法院更适合受理案件,域外侵权诉讼会因不方便法院原则(forum non conveniens)而得不到受理。例如,2018年5月,美国联邦法院裁定秘鲁农民就征用土地而实施暴力驱逐起诉纽蒙特矿业公司(Newmont)及其秘鲁子公司的案件应在秘鲁而非美国审理,即使原告提出他们在秘鲁无法获得司法公正。在加拿大塔霍资源公司(Tahoe Resources)诉讼案中,开发危地马拉埃斯科瓦尔矿(Escobal)的塔霍资源公司的子公司安保人员遭到起诉,上诉法院在2017年1月允许在加拿大审理此案,指出该案在危地马拉极有可能得不到公正的审理。

在欧盟,外国原告可以对欧盟成员国境内的母公司提起诉讼,只要法院所在国为母公司的“法定所在地、中央管理层所在地、或主要营业地”,而无论损害发生在何地。例如2015年,荷兰上诉法院允许在荷兰审理荷兰皇家壳牌石油公司尼日利亚子公司原油泄露案。法院根据《布鲁塞尔条例I》 (重订本)确立其听取案件的管辖权。但根据《罗马条例II》,诉讼中适用的法律通常为损害发生地所在国家的法律,即使该国的商业活动规范和人权标准低于欧盟。

让母公司为子公司造成的损害承担责任面临的挑战

一旦原告克服确立管辖权的挑战,他们必须对母公司发起“合理”的诉讼。母公司通常会利用有限责任原则——在大多数法律体系中适用——不承担海外子公司造成损害的责任;他们还将企业组织结构作为一面“盾牌”,避免承担侵犯人权的责任。例外的情况是,母公司在“刺破公司面纱”或证明其违反了注意义务的情况下,可能承担相应的责任。

刺破公司面纱

法院往往不愿“刺破公司面纱”,即为归责而否认公司实体的独立法律人格。他们只在特定条件下才愿意“刺破公司面纱”,如企业组织结构被用于欺诈或不当行为,以逃避既有的法律义务或从事其他非法行为。在加拿大哈德贝矿产公司(Hudbay Minerals)及其子公司被控在危地马拉涉嫌参与轮奸一案中,加拿大法庭判决,只要原告能证明子公司作为母公司的代理实施行动,公司面纱则可被刺破。法庭随后勒令被诉公司披露内部文件,以评估母公司对子公司的行为是否实施了控制。2017年11月,11名危地马拉女性前往加拿大作证,协助审前披露程序的进行。

然而,新近一项有关试图强制执行雪佛龙在污染案件中使用加拿大子公司的资产案厄瓜多尔判决裁决中,安省上诉法院(Ontario Court of Appeal)重申了企业法人独立原则,指出雪佛龙加拿大公司没有受到违法指控。

母公司的注意义务
在英国法院近期审理的三个案件中,原告援引侵权法的注意义务原则,而不试图“刺破公司面纱”。原告试图证明子公司造成的损害是母公司的行为或不作为导致的,母公司因此违反了其负有的注意义务。
为了确立母公司对第三方负有注意义务,原告必须满足三个条件:1)诉讼方之间的关系达到充分的接近;2)损害具有可预见性;3)合理的母公司归责。前两个条件要求原告证明母公司对子公司实施了一定程度的控制,以确定母公司和子公司的行为或者不作为与损害之间的联系。

Lungowe诉韦丹塔资源公司(Vedanta Resources)案中,赞比亚居民就铜矿污染起诉韦丹塔子公司,上诉法院允许案件在英国受理,承认注意义务检验可基于事实,即母公司向各分支机构提供安全和环境培训,为赞比亚子公司提供了财政支持,并对其实施了控制。因此,关系紧密这一条件被视为满足。

相对而言,在尼日利亚Ogale和Bille社区就原油污染诉壳牌公司案中,原告没有通过注意义务检验。虽然英国上诉法院同意,损害风险是可预见的,但母公司不对原告负有注意义务,因为它没有对尼日利亚子公司实施充分程度的控制。法院重申“母公司对子公司的矿产开发作业实施控制”和“母公司发布适用于内部的强制政策和标准”之间存在区别,并裁决原告的诉讼理由属于后者。

AAA诉联合利华案中,肯尼亚2007年大选后茶叶种植园袭击事件幸存者起诉联合利华的子公司,英国上诉法院裁决母公司对原告不负有注意义务。法官指出,暴力袭击风险不可预见,原告和联合利华之间没有充分的紧密联系来证明后者负有注意义务。

结语    

近期英国法律确认,母公司原则上应为海外子公司造成的损害承担责任,而无需“刺破公司面纱”,如果原告能提出合理的诉讼,证明母公司对受商业活动影响的受害者负有注意义务,并证明其违反了该义务。然而,这种方法要求原告证明母公司在发布政策、标准和建议之外,与子公司之间有直接责任关系或母公司对子公司实施了控制。可见,举证责任是原告面临的一个巨大障碍。

实现母公司问责的一个途径是引入强制性尽责调查要求。当公司没有进行尽责调查而导致可预见的损害,企业侵犯人权行为的受害者将更有可能获得有利的判决。目前,法国的企业责任警戒法(French duty of vigilance law)规定母公司有义务识别和预防其控制下的所有实体(包括子公司和分包商)因业务活动而侵犯人权。瑞士全民代表理事会(Swiss National Council)正在讨论出台一部法案,拟对母公司的强制性人权尽责义务进行规定。

最近公布的联合国人权和商业活动法律约束性文件零号草案确认国家有义务建立针对跨国企业的强制性尽责调查要求,包括监测人权影响,风险识别,预防商业活动侵犯人权,以及违反要求需承担的责任。此外,草案还考虑规定母公司为子公司造成的损害承担民事责任,前提是母公司“对行为实施了操控,或……显示了与子公司有充分紧密的联系……其行为与受害者所受损害之间有确凿而直接的关联……”在具有约束力的国际文件中加入这些规定将统一母公司对在不同法域中经营的子公司负有的法律义务,以期为企业侵害行为的受害者获得更广泛的救济铺平道路。

在东道国,企业侵权行为的受害者问责母公司仍然是一项巨大的挑战。在缺失明确的法规的情况下,认定母公司因子公司侵犯人权而承担责任仍取决于案情。正如法官Sales LJ在“AAA诉联合利华”一案中所指出的,“让母公司承担强制注意义务的侵权法普遍性原则有利于原告,但只有在满足条件的特定案件中,才能认定母公司对子公司的活动负有注意义务。”

迄今为止,上述要求母公司担责的案件还没有一起根据案件实情得到审理。即使法院在“Lungowe诉韦丹塔公司案”中承认拥有管辖权,原告在审判后期是否能胜诉还是未知数。但该案可能成为母公司问责领域的一个重要先例,表明法院在案件涉及母公司注意义务时,愿意采用更开放的处理方式。
法律事件
新案例简介
金属提炼公司(EPZ)诉讼案(有关肯尼亚铅污染)
2016年2月20日,肯尼亚Owino Uhuru村的村民对当地政府和两家本国公司金属提炼公司(EPZ)和企鹅纸业和图书公司(Penguin Paper and Book Company)发起了诉讼。2007年,金属提炼公司(EPZ)在租借企鹅纸业和图书公司的土地上修建了一家电池回收厂。村民起诉该工厂泄露的铅污染了当地的空气、水源和土壤,导致村民患病和死亡,要求被告进行充分赔偿,清理被污染的水源和土壤,以及向受影响的村民提供医疗服务。案件目前还在审理当中,听证将于2018年11月28-29日继续进行。此案的证人由于受到死亡威胁,已被置于保护之下。2018年5月,三名证人在蒙巴萨环境和土地法庭出庭作证,另外五名证人在7月出庭作证。

壳牌公司诉讼案(有关尼日利亚Ogale和Bille社区的原油泄漏,Okpabi诉壳牌案)
2015年10月14日和12月22日,尼日利亚Ogale和Bille社区的成员在英国对荷兰皇家壳牌石油公司(Royal Dutch Shell)及其子公司尼日利亚壳牌石油发展公司(Shell Petroleum Development Company of Nigeria)分别发起了诉讼。两起诉讼指控尼日利亚壳牌石油发展公司石油管道中泄漏的原油污染了尼日尔三角洲的水源和土壤,影响42000多人的生计。公司提出申请,指出英国法院没有审理此案的管辖权。2017年1月26日,英国高等法院否定了两起诉讼的管辖权,判决原告没有证明荷兰皇家壳牌石油公司对尼日利亚子公司实施了充分的控制。2018年2月14日,英国上诉法院维持了高等法院的判决。2018年4月27日,40多家非政府组织敦促英国最高法院允许Ogale和Bille社区就先前判决提出上诉。2018年7月9日,英国最高法院宣布推迟审议是否同意原告上诉,等待类似案件——韦丹塔资源公司(Vedanta Resources)诉讼案的判决结果。

联合利华诉讼案(有关肯尼亚种族暴力袭击)
2016年1月,联合利华肯尼亚一座茶叶种植园的雇员和居民在英国起诉联合利华及其子公司联合利华肯尼亚茶叶公司(Unilever Tea Kenya)。诉讼涉及2007年大选后武装暴徒在Kericho茶叶种植园(由联合利华肯尼亚茶叶公司所有并经营)发动的种族暴力袭击事件。218名茶园的雇员和居民是袭击事件的受害者。他们诉称公司可以预见袭击的风险,但没有为他们提供保护,因而违反了注意义务。2017年2月27日,英国高等法院驳回了诉讼,裁决大选后的暴力袭击风险不可预测。2018年7月4日,英国上诉法院维持高等法院的判决,裁定联合利华不对茶叶种植园雇员遇袭事件承担责任。

案件最新进展
前阿布格莱布监狱犯人诉CACI和提塔公司案(L-3)
2018年6月25日,东弗吉尼亚地区法院(the Eastern Virginia District Court)判决有关CACI公司涉嫌虐待伊拉克阿布格莱布监狱犯人的诉讼可根据《外国人侵权法》继续审理。

必和必拓公司和淡水河谷公司诉讼案(有关巴西境内溃坝事故)
2018年8月,必和必拓公司(BHP Billiton)就萨马科(Samarco)溃坝事故与发起诉讼的美国持股人达成和解,同意支付6700万美元的赔偿,但不承认事先知道存在安全风险而不采取预防措施。

金吉达公司诉讼案(有关哥伦比亚)
2018年8月31日,哥伦比亚检察长办公室宣布将起诉13名前金吉达公司高管,指控其于1990年至2004年期间资助乌拉巴(Uraba)西北部地区的准军事团体。

Consórcio Norte Energia公司诉讼案(有关巴西贝洛奥蒙特大坝)
2018年5月,环境组织AIDA就贝洛奥蒙特大坝(Belo Monte dam)工程侵犯人权一事向美洲人权委员会(the Inter-American Commission on Human Rights)递交了最终论证。委员会将对指控的侵犯人权行为进行认定,并提出建议。如果建议得不到执行,案件将转交美洲人权法院(Inter-American Court on Human Rights)。

能源传输公司诉讼案(有关美国达科他石油管道项目)
2018年7月24日至8月3日,北达科他州地方法院驳回了能源传输公司(Energy Transfer)因银行监察(Banktrack)和绿色和平组织(Greenpeace)反对达科他石油管道项目而对这两个组织发起的诉讼。8月6日,公司修改了起诉内容,仅指控绿色和平组织涉嫌诽谤和干扰公司业务;此外,公司还增加了五名被告,并起诉所有被告涉嫌非法入侵(criminal trespass)。2018年9月4日,绿色和平组织提出驳回该诉讼的动议,认为能源传输公司修改后的指控“空泛且不可信”。
 
墨西哥铜业集团诉讼案(有关墨西哥有毒物质泄漏)
2018年9月5日,墨西哥最高法院裁决支持Bacánuchi农村社区成员提起诉讼,质疑墨西哥铜业集团的子公司Buenavista del Cobre在索诺拉河流域建造一座新的尾矿坝,承认社区成员就环境公共利益问题有咨询权。

国际金融公司诉讼案(有关资助印度的燃煤电站)
2018年7月31日,美国政府向美国最高法院提交了一份意见书(brief),反对国际金融公司享有绝对豁免权,支持印度社区就该公司资助的塔塔蒙德拉(Tata Mundra)火电站造成环境污染发起的诉讼。

天然水果公司诉讼案(有关在泰国起诉安迪·霍尔诽谤)
2018年7月,泰国贪污和渎职案件上诉法院(Thai Appeals Court for Corruption and Misconduct Cases)驳回了安迪·霍尔对数名检察官和一名警官发起的反诉。安迪·霍尔指控他们在调查他被控诽谤的案件中行为不当。2018年9月6日,安迪霍尔的律师提交了一份针对Phra Khanong省法院判决的上诉,该判决命令他支付1000万泰铢 (321,000美元),赔偿天然水果公司在民事诽谤诉讼中提出的损失。​

耐森资源公司诉讼案(有关厄立特里亚比夏矿的强迫劳动)
2018年6月14日,加拿大最高法院允许耐森资源公司(Nevsun)对下级法院2017年11月的判决提出上诉。先前的判决允许涉及该公司的厄立特里亚比夏矿(Bisha mine)强迫劳动案在加拿大得到受理。

德士古/雪佛龙公司诉讼案(有关厄瓜多尔环境污染)
2018年7月10日,厄瓜多尔宪法法院维持要求雪佛龙公司(Chevron)赔偿95亿美元的判决。在维持原判的结果宣布一周前,布宜诺斯艾利斯上诉法院否决了对雪佛龙阿根廷子公司的资产强制执行赔偿判决的企图。2018年8月30日,海牙常设仲裁法院裁定厄瓜多尔对雪佛龙不公正,厄瓜多尔允许其法院对雪佛龙签发95亿美元的判决,违反了公司的基本程序权利。 仲裁庭裁定,任何国家都不应承认或执行上述判决的任何部分。

Thammakaset公司诉讼案(有关泰国劳动剥削指控涉嫌诽谤)
2018年7月11日,泰国廊曼地区法院驳回了指控14名Thammakaset农场工人诽谤的诉讼。Thammakaset公司在被控在家禽养殖厂涉嫌劳动剥削后起诉这些工人诽谤。另有两名前Thammakaset工人被公司指控偷盗工人的考勤卡。2018年9月,泰国华富里法院驳回对二人的刑事指控。
新博客文章
无法企及的补救:AAA诉联合利华案中对证据不切实际的期待,Lisa Kadel, Tara Van Ho, Anil Yilmaz Vastardis, 2018年9月13日

英国商业与人权诉讼中的关键问题,Dalia Palombo, 2018年9月11日

英国新近有关母公司责任案件的裁决表明了法律改革的必要性, William Meade, CORE Coalition, 2018年9月7日

Okpabi诉荷兰皇家壳牌石油公司案:执行国际标准的机会还是又一次有罪不罚?,Gabriela Quijano,大赦国际, 2018年9月4日

拉法基案可以改变游戏规则吗?法国跨国公司被控在叙利亚犯下国际罪行,Claire Tixeire,欧洲宪法与人权中心(ECCHR), 2018年8月31日

谁在幕后操纵——责任到何处为止?,Simon Taylor,全球见证,2018年8月21日


如果您有意发表有关企业法律责任的客座文章,请联系我们。
其他新闻

企业责任资源中心


对具有法律约束力的规范跨国企业和其他工商企业活动的国际文件第一稿的非官方总结

拟议的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商业和人权条约“零号草案”的系列博客
如需了解更多有关本系列博客的信息或提供建议和供稿,请联系Maysa Zorob: zorob [at] business-humanrights.org


前沿专家和组织的报告、文章和指南


国际法的“死角”:跨国企业和他们的供应链(西班牙语),Lorena Sales Pallarés和 Maria Chiara Marullo,Persona y Derecho,2018年5月 

中段操作:印度、印度尼西亚和缅甸自然资源冲突中的社区策略和补救,政策研究中心(Centre for Policy Research)和Namati,2018年6月 

跨国公司侵犯人权问责特刊,Cedric Ryngaert(编),乌得勒支法律评论(Utrecht Law Review),Vol. 14,Issue 2 (2018)

博客:壳牌在尼日利亚:企业问责的新法律策略,Charity Ryerson,企业问责实验室(Corporate Accountability Lab),2018年7月5日 

博客:让公司为侵犯人权承担刑事责任,Andrew Smith和Alice Lepeuple,Corker Binning律师事务所(英国),2018年7月17日  

透过透明度:让企业问责服务工人,FLEX,2018年7月

博客:在英国让母公司承担侵犯人权的责任?我们需要进一步明确,Dalia Palombo,OxHRH Blog,2018年7月24日 

一份工商企业与人权公约:反人权外交的风险,Luis Yanes,法律确信(Opinion Juris), 2018年8月9日

从企业社会责任行为准则到企业行为约束性规则,Rene E. Ofreneo,商业镜报(Business Mirror),2018年8月8日 

一份折衷的工商企业与人权公约?,Sudden Chakravarti,LiveMint,2018年8月8日 

姗姗来迟:联合国工商企业与人权公约草案,Doug Cassel,圣母大学法学院法学名誉教授,Letters Blogatory,2018年8月2日

联合国工商企业与人权公约:工作组公布草案文件,Alison Berthet,Peter Hood和Julianne Hughes-Jennett,霍金路伟国际律师事务所(Hogan Lovells),2018年7月26日 

联合国工作组走出制定具有约束力的国际工商企业与人权公约的重要一步,国际公共服务(Public Services International),2018年7月24日 

朝着国际工商企业与人权公约前进(第一部分第二部分),Carlos Lopez,International Commission of Jurists via Opinio Juris,2018年7月23日
活动
从人权普遍性角度再思考有限责任原则,欧洲国际法学会年会,曼切斯特大学,2018年9月13日

人权与工商企业网络研讨会:获得补救的挑战——以奥戈尼地区(Ogoniland)为例 ,企业问责实验室(Corporate Accountability Lab)和安卡瓦国际(Ankawa International),2018年7月3日 (点击此处收看)
如果您希望为下期《企业法律责任通讯》提供材料,向我们提出意见或建议,订阅或取消订阅,请联系chow[at]business-humanrights.org
Facebook
Facebook
Twitter
Twitter
Email
Email
YouTube
YouTube
声明:
企业责任资源中心及其合作伙伴对链接资料中各评论员、组织和公司所表达的各种观点不持立场。与任何数据库一样,我们无法保证我们所提供的所有文章和报告的事实准确性。
Copyright © 2018 Business & Human Rights Resource Centre, All rights reserved.


unsubscribe from this list    update subscription preferenc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