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py
Working with everyone to advance human rights in business.
View this email in your browser

企业法律责任通讯 - 第29期,2018年12月


欢迎访问我们的季刊《企业法律责任通讯》。本通讯每季度都聚焦一个特定的主题,跟踪企业法律责任领域的最新发展。本中心企业法律责任门户网站(Corporate Legal Accountability)用客观简洁的信息,覆盖世界各地有关企业活动负面影响的法律诉讼。
 
本期通讯及过刊有英语中文法语德语俄语西班牙语六种版本。

本期聚焦


法律事件

新博客文章

其他新闻 

活动​

本期聚焦

工商企业与人权零草案


2018年7月,跨国公司和其他工商企业与人权的关系问题不限成员名额政府间工作组(以下简称“政府间工作组”)公布了首部有关工商企业与人权的具有法律约束力的文书。政府间工作组第四届会议于2018年10月举行。在会议期间,工作组首次讨论了“零草案”以及该文书所附的任择议定书草案。在为期一周的会议上,创纪录地有近300位民间社会的代表前往日内瓦参加讨论。自2014年6月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以多数票通过决议启动国际文书的谈判以来,国际形势日趋严峻,此次民间社会的积极参与无疑是复杂耗时的文书起草过程中的一个里程碑。

国际人权界依据《联合国工商企业与人权指导原则》(以下简称“指导原则”)成功地建立了一个前所未有的企业人权责任规范框架。与此同时,工商企业与人权国际文书的制定催生了一系列的行动和合作,并推动了国际和本土人权与企业问责组织之间的有益的辩论。

我们在近期的博客文章中特别指出,国际文书的制定过程对落实《指导原则》起到了补充作用,开放包容的辩论对确保提出的倡议兼顾各方利益至关重要。此外,很重要的一点是认识到,零草案的发布为超越自愿原则和建立国际法律责任框架规范企业履行其人权责任提供了一个重要契机。

政府间工作组框架内提出的主要关切

在日内瓦政府间工作组第四届会议期间,民间社会、学界、活动家、政府和其他利益攸关方表达了对零草案的关切、支持,并提出了众多建议(我们对本次会议的报道包括每日讨论小结和思想领袖对零草案表达不同意见的博客文章)。民间社会对国际文书的批评主要集中在适用范围、面临人权侵害的高危群体的保护以及受害者获得补救等一些重要方面。

一些批评者要求有法律约束力的国际文书确立公司的直接义务以及公司和个人的刑事责任(零草案只确立了国家的直接义务),并且适用于包括国有企业在内的所有企业(零草案仅适用于跨国企业)。很多利益攸关方强调需要明确受害者的定义及其权利;鉴于人权捍卫者在企业问责和在冲突地区及被占领区保护受害者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他们还呼吁在文书中加入有效保护人权捍卫者(包括女性人权捍卫者)的条款。另一项重要的要求是加强预防性和强制性的人权尽责,改善申诉机制及其执行效果以确保企业侵害人权行为的受害者能获得有效的补救。

推动切实有效的条约所面临的考验

企业责任资源中心追踪了8000多家公司的人权影响,每年就超过400起企业侵犯人权指控直接联系相关企业,请求其回复。由此我们认识到,大企业享有令其运营地和供应链上的社区和工人望尘莫及的权力和财富,这种不平等造成了企业有罪不罚的现象。我们的企业人权基准对全球最大的100家公司进行了评分,这些公司在补救和申诉机制方面的平均分仅为16分(以百分制为基础)。冷酷无情的公司为追求利润不惜牺牲工人和社区利益,普遍存在的有罪不罚现象使它们更加肆无忌惮;而一份具有法律约束力的条约——如果制定得当——可以提供补救。

《指导原则》和条约的制定必须强化彼此作为一个为受害者提供切实保护和补救的国际体系的作用,调和社区和企业之间的不平等问题。我们在第四届会议上发表的口头申明已详细地说明,一部有效的国际文书为所有类型的企业——不论跨国、本土抑或国有企业必须通过三个重要的考验。

首先,规范必须考虑到公司业务和供应链中处于高风险的弱势人群的特殊需求。与这些利益攸关方进行适当的磋商是关键所在。磋商应涉及具体的性别风险。例如,柬埔寨服装行业雇佣的工人中有85%为女性,她们是全球服装品牌“最廉价的纺针”。此外,由于人权捍卫者受到越来越多的攻击,为他们提供保护的问题也亟待解决。

其次,条约应加强在国内和域外提供有效救济。条约还应确保国家承担域外义务,刺破子公司用来逃避诉讼的“公司面纱”,并坚持倡导跨境相互合作和法律援助。

最后,条约应推动和增进强制透明度报告和尽责调查在国家和国际层面的发展趋势,确保公司采取适当的措施防止侵权行为的发生。鉴于2008年经济危机以来公众对全球市场缺乏信任,我们需要运用《指导原则》来确保人权置于企业业务的核心。一份切实有效的条约可强化《指导原则》的作用,惠及所有人。

 
零草案重要资源和文件一览表
法律事件

新案例简介

毅柏律师事务所诉英国广播公司和卫报案(有关“天堂文件”)
2017年12月4日,毅柏律师事务所(Appleby)在英国就报道泄密文件对英国广播公司和卫报发起诉讼。这些被称为“天堂文件(Paradise Papers)”的泄密资料披露了一些全球最大的公司通过离案投资来避税。毅柏律师事务所申请了永久禁制令(permanent injunction),防止相关信息被再次报道。2018年5月4日,相关各方宣布达成和解,两家媒体已在此前同意向毅柏出示新闻报道的支撑文件。

苹果公司诉Attac案(有关抗议苹果公司的避税行为)
2018年1月4日,苹果公司就2017年12月针对该公司避税的抗议活动对其组织者“金融交易税与公民援助协会(Association for the Taxation of Financial Transactions and Aid to Citizens, Attac)”发起诉讼。苹果公司称,该协会在苹果专卖店的行为是肆意破坏,对公司客户和员工的安全构成紧迫的威胁。2018年2月12日,法院驳回了苹果公司的诉讼,并勒令该公司支付Attac的诉讼费用。

淡水河谷公司-班尼·斯坦梅茨集团能源公司诉讼案(有关在几内亚参与暴力侵害村民)
2018年9月11日,几内亚一家非政府组织和一家当地法院向淡水河谷公司(Vale)和班尼·斯坦梅茨集团能源公司(BSGR)的联合企业发起诉讼,指控该联合企业于2012年在佐戈塔(Zogota)参与逮捕、任意羁押、虐待及杀害当地的村民。原告称,该公司向几内亚国防和安全部队提供车辆,帮助他们镇压抗议公司退休政策的示威者。联合企业否认了这些指控。
 

案件最新进展 

前阿布格莱布监狱犯人诉CACI和提塔公司案(L-3)
有关CACI公司涉嫌虐待伊拉克阿布格莱布监狱犯人的听证会定于2019年4月23日在美国弗吉尼亚东区联邦地区法院举行。

金矿工人矽肺病诉讼案(有关南非)
2019年4月将成立一家信托,向患有矽肺病和肺结核的矿工发放赔偿金。矿工们向30家金矿公司,包括非洲彩虹矿业公司(African Rainbow Minerals)、英美资源集团(Anglo American)、安革金公司(AngloGold Ashanti)、金田公司(Gold Fields)、哈莫尼黄金公司(Harmony)和 西班伊-静水公司(Sibanye-Stillwater)发起的集体诉讼已于2018年5月达成和解。

必和必拓公司和淡水河谷公司诉讼案(有关巴西境内溃坝事故)
2018年10月2日,巴西检察院与萨马科(Samarco)、淡水河谷(Vale)和必和必拓(BHP Billiton)三家公司达成最终赔偿协议,确定了三家公司向溃坝事故中丧生的19名受害者家属以及财产受损者提供赔偿。11月,来自巴西自治市和土著社区的24万多名原告在利物浦英国高等法院向必和必拓公司发起诉讼,要求公司赔偿溃坝造成的损失。

德拉蒙德公司诉讼案(有关资助哥伦比亚的准军事组织)
2018年10月,哥伦比亚特别刑事检察官办公室(Colombian Specialised Criminal Prosecutor's Office)重启针对八名德拉蒙德公司(Drummond)前任和在任高级职员的调查,他们涉嫌在1996年至2006年为哥伦比亚准军事组织的战争罪行提供资助。公司否认为相关非法武装组织提供过支持。

国际金融公司诉讼案(有关资助印度的燃煤电站及其负面影响)
2018年10月31日,美国最高法院听取了印度村民提出的挑战国际金融公司(International Finance Corporation)豁免权的上诉。数名法官表示法院可能会支持国际金融公司的立场。法院将在2019年6月底作出判决。

KiK诉讼案(有关巴基斯坦巴尔迪亚纺织厂火灾)
2018年11月29日,德国法院举行了火灾幸存者和受害者家属发起的诉讼的第一场口头听证会。

雀巢和嘉吉公司诉讼案(有关科特迪瓦童工)
2018年10月23日,美国上诉法院允许针对雀巢(Nestle)和嘉吉(Cargill)公司的诉讼根据《外国人侵权法》继续审理。这两家公司被控涉嫌在科特迪瓦的可可种植园使用儿童奴隶。

Oxec S.A.公司诉讼案(有关危地马拉水电站项目磋商)
2018年11月9日,韦拉帕斯法院(court of Verapaz)就诬告抢劫和非法拘禁的指控判处土著活动家贝尔纳多·卡尔(Bernardo Caal)七年零四个月有期徒刑。贝尔纳多·卡尔领导了反对修建Oxec水电站的活动。负责电站建设的公司雇员提出了前述指控。

三星公司诉讼案(有关误导性广告和侵犯人权,法国)
2018年10月16日,巴黎高等法院调查法官听取了原告的陈述,原告指控三星公司对其在中国、韩国和越南工厂的工作条件进行误导性宣传。11月1日,三星公司同意对韩国工厂受到有毒化学品侵害的工人进行赔偿。该消息将对法国正在进行的司法调查产生影响。
 

其他法律新闻

建筑公司万喜(Vinci)在法国面临新的起诉,被指控在卡塔尔侵犯移徙工人权利;公司已回应。

瑞典当局就涉嫌在南苏丹犯有战争罪对伦丁石油公司(Lundin Oil)高管发起刑事诉讼;公司否认相关指控

韩国最高法院责令日本企业对二战中被迫从事强制劳动的劳工进行赔偿

法国:非政府组织和地方政府施压,称如果道达尔公司(Total)不采取适当措施应对气候变化危机,他们将起诉该公司

朝鲜工人对一家荷兰造船公司发起刑事诉讼,指控该公司涉嫌从强迫劳动中获益

肯尼亚凯里乔(Kericho)茶园大选后暴力袭击事件的幸存者就联合利华(Unilever)对案件的声明向该公  司首席执行官保罗·波尔曼(Paul Polman)递交了一份公开信
新博客文章
塞班岛再次出现劳动剥削:20年的努力带来了哪些变化?,Aaron Halegua,纽约大学法学院,2018年11月29日

法国企业责任警戒法:以进程、教学法和实用主义为前进方向,Elsa Savourey,史密夫·斐尔律师事务所(Herbert Smith Freehills2018年10月23日

追踪公司解决性别暴力问题的表现,Elli Siapkidou,Equileap,2018年10月4日


如果您有意发表有关企业法律责任的客座文章,请联系我们。
其他新闻 

企业责任资源中心


莱茵集团(RWE)诉讼案:明确主要碳排放公司对气候变化承担责任的欧洲首例试验案件——对律师Roda Verheyen博士(在“Lliuya诉莱茵集团案”中担任法律顾问),Roxana Baldrich和Christoph Bals的访谈,德国观察(Germanwatch)


前沿专家和组织的报告、文章和指南


少有人走的路:如何让瑞典的企业主管个人为企业的域外暴行承担责任,乌普萨拉大学Miriam Ingeson 和欧洲宪法和人权中心Alexandra Lily Kather ,EJIL: Talk!,2018年11月13日

专家对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工商企业与人权零草案的反思
不要去问……,对美国最高法院“杰斯纳诉阿拉伯银行案(Jesner v. Arab Bank)”判决的批判性评论,Francisco Javier Zamora Cabot,Maria Chiara Marullo,Red Tiempo de los Derechos - Papeles El tiempo de los derechos,2018年10月22日 [全文仅有西班牙语版本]

“#MeToo”(我也是)运动如何改变法律环境以及企业正如何应对,Snell & Wilmer律所,JD Supra,2018年10月18日

石油管道公司在政客支持下实施更多的恐吓行为,Mark Hand,ThinkProgress,2018年10月22日

[播客] 一个价值万亿美元的问题:商业律师能否让制药公司为阿片类药物泛滥承担责任?,路透社,2018年10月

一种新颖但有限的刺破公司面纱的方法,Stephen G. Ross和Andrew Yolles,Rogers Partners LLP,Mondaq ,2018年10月8日


新书发布:《试验中的HPV疫苗:为背叛的一代寻求正义》, Mary Holland, Kim Mack Rosenberg, Eileen Iorio, 2018年10月 

世界银行凌驾于法律之上吗?,Barry Yeoman,Nation(美国),2018年9月22日
 
活动
一周司法动向,11月26日–日内瓦;11月28-29日–多特蒙德;12月3日–罗马

工商企业与人权领域从业者网络伦敦启动会,11月20日,伦敦

人权与气候变化,专场讨论,11月8日,伦敦
 
如果您希望为下期《企业法律责任通讯》提供素材,向我们提出意见或建议,订阅或取消订阅,请联系chow[at]business-humanrights.org
Facebook
Facebook
Twitter
Twitter
Email
Email
YouTube
YouTube
声明:
企业责任中心及其合作伙伴对链接资料中各评论员、组织和公司所表达的各种观点不持立场。与任何数据库一样,我们无法保证我们所提供的所有文章和报告的事实准确性。
Copyright © 2018 Business & Human Rights Resource Centre, All rights reserved.


unsubscribe from this list    update subscription preferences